口述:一夜情後我們結婚了~靠譜~(穩定)嗎口述:一夜情後我們結婚了~靠譜~(穩定)嗎 瑞麗女性網 一夜情,情色時代時尚方式,卻成了婚姻無法泅渡的河  我的一夜情老公…… 口述/阿美整理/梧桐聽雨  我和徐堅的婚姻,緣於一次一夜情。  那時我已經28歲,在初戀結束後,走馬觀花地談了三場戀愛,一次比一次短暫。最後,好像對愛情沒有了奢望,以我的性格,也無法清高到拒絕婚姻。但是婚姻並不是說你想嫁就能嫁的,所以從25歲結束第三次戀愛開始,我一個人單身了很久。  單身的時候也寂寞。半夜上網,成人聊天室裡露骨的挑逗無處不在,心底的欲望情不自禁地冒上來,心癢難耐,夜色如水,看到自己好像一朵花,卻在寂寞中慢慢枯萎,忍不住便想搗騰出什麼事來。  日間獻殷勤,別有用心姿色也不錯的男人也不是沒有,但人家擺明瞭只是彼此安慰一下而已。李碧華說看房子,過上等人的生活,付中等人的勞力,享下等人的情欲,這個道理誰都懂,可是真要做起來,就難了。至少對我而言,不是那麼容易的。  身邊有個八十年代出生的朋友不斷對我洗腦,沒有了愛,還要有性,和男人定期做愛,那是理療,看看,你皺紋都長出來了,所以吧,女人還是需要男人的。  我無法想像沒有愛情的性愛,就好像一夜情,多荒謬啊,素不相識就可以寬衣解帶,讓陌生人一覽無餘,說是一夜情,還不如說是“一夜性”來得準確。對此,我素來抱著敬而遠之的態度,但我沒有想到,偏偏卻是偶然的一次“一夜情”造就了我的婚姻。  一夜情後,我們戀愛了  2002年10月19日,我遇見故人,心情有些低落。我曾經和這個人糾纏了三年,是初戀也是刻骨銘心的愛戀,後來他說要出國,告訴我不必等他。其實也不過是借出國來甩掉我而已。心中雪亮,卻還得裝著笑臉祝他一土地買賣路順風,再相遇,他固然是春風得意,身邊嬌妻貌美如花。而我,額角平添皺紋,眼底是掩飾不了的疲憊。聽說我依然單身,他笑著說白領女強人,佩服佩服。  我分辨不出他到底是恭維還是諷刺,然而往事,一幕幕湧上心頭,曾經誓言永不分離的兩個人再相見已是虛假的客套。那一刻,我突然無比懷念逝去的青春歲月,在心中哀歎時光無情  那個晚上,我走進了一間“電話酒吧”。坐下不久,桌上的電話便響起,一個渾厚的男聲:你好,我可以到你那去坐坐嗎?一會兒,服務員送來一張漂亮的卡片,卡片上那句“相逢何必曾相識,同是天涯淪落人”讓我的心動了動,順著服務員示意的方向,我看見一位男士向我點頭致意。  我們相談甚歡。看得出來,他是那種討女人喜歡的男人,和女人打交道遊刃有餘,又極幽默,在曖昧的燭光中,我的心情漸漸輕鬆起來。低緩的音樂勾起我極強的永慶房屋傾訴欲望,我講起了我的初戀,他很認真地傾聽。講完了,我長長地籲了口氣,在一個陌生人面前敞開心扉,意味著我徹底走出了那件往事。  走出酒吧,天已經很黑了,我站在路邊打車,他攔住了我,他說他有車,可以送我回家。我不知道面前的男人懷著何種目的,但看他修養極好的樣子,想來也幹不出強迫的勾當。而且,如果他的如意算盤是送我,然後借機上樓,那麼我大可裝不懂,下車就給他一個拜拜,他也只能幹瞪眼。  想到這裡,我不免有些得意。從側面看去,他的臉部極有輪廓,緊抿的嘴唇頗性感,和他接吻的感覺會怎樣呢?突然而至的念頭讓我在黑暗中紅了臉,心底也泛起漣漪。空調開著,我手心裡滿是汗。  他把車緩緩地停在了路邊。靜謐中,我們聽得見彼此的呼吸。他輕輕一拉,我便倒在他懷裡,我們緊緊地擁抱在一起,四片嘴唇貪婪地膠著,仿佛我們是親密的戀住商房屋人。那天夜裡,我去了他家。  也許一夜情最難挨的就是天亮吧。他睡得很沉很香,而我幾乎一夜無眠,睜著眼等待天亮。我覺得自己好像在做夢,竟然和一個陌生的男人上了床,也許,我寂寞得太久了,也許,這才是真實的我吧。7點鐘,他醒了,然後一把將我拖進他懷裡。他說,你好,可以告訴我名字嗎?這時,我才知道他叫徐堅,一家房地產公司的中層主管。  走的時候,他說:記得給我打電話。那一夜相擁讓我們都無法忘掉對方。幾天後,我們開始聯繫。我好像又找到了戀愛的感覺,一日不見,如隔三秋。那段時間,他表現得非常不錯,幾乎一有時間就和我呆在一起,早請示晚彙報,朋友們都說如此忠心耿耿的男人委實難得,趕快嫁了得了。  但是一想到我們是因為一夜情結識的,我的心裡就忐忑不安。但是他說,因為沒有所愛的人,所以難免不想法安慰一下寂寞,但如今心有太平洋房屋所屬,自然不會再有什麼花花腸子。我們都到了尷尬的年齡,撇開那個夜晚不談,我們相處得非常愉快,感情融洽,身體也無比契合,各方面條件也相當,雙方父母也非常看好我們的婚姻。於是,我們結婚了。事實上卻是,我們都無法解開心裡的那個結。如今結了婚,做了夫妻,自然要做到彼此忠誠,但我們都對對方心存疑慮。我擔心他在外面拈花惹草,他也害怕我貪戀一夜情。  婚後的我們一直都在互相疑神疑鬼  徐堅是個不錯的丈夫,如果沒有應酬,他下班會準時回家,洗衣做飯,操持家務,樂此不疲。他的脾氣也算得上溫和,有時候我心情不好發無名火,他也只是一笑了之。我問他為什麼對我這樣好,他說:“傻瓜,老婆娶回家就是拿來疼的嘛。”  生活似乎再無缺憾,富足的小家,不錯的丈夫,親密的情感,完美的性愛,一個女人渴望擁有的我全都擁有了,可我卻常有恍若夢東森房屋中的感覺,總覺得幸福來得太容易,反而顯得不真實,只因為這一切的一切,都建立在那一夜瘋狂之上。  我的朋友中有不少異性朋友,他們有的是同事,有的是客戶,有的是大學同學,我和其中幾位相處得不錯,挺談得來,單身的時候,時不時地會約在一起喝喝茶,泡泡酒吧。以徐堅的修養和為人,他自然不好當面反對我跟朋友們來往,但他有時會委婉地要我把朋友們介紹給他認識,說他不介意陪在老婆身邊。如果他有事不能和我在一起,他的電話會每隔半個小時響起,問我跟朋友們聊得開心嗎,什麼時候回家啊,他很想我。  如果我加班,他有時會把電話打進辦公室,有時候出其不意地等在公司門口接我回家。他的殷勤讓同辦公室的一班小女子好生羡慕,可我,卻是別有一番滋味在心頭。換作一般的夫妻,這樣的行為很普通,可是我卻敏感地意識到,他生怕我會和某某人發生一夜情21世紀房屋仲介,就好像那個夜晚和他一樣。  有一次,我故作不經意地提到那個夜晚,然後說:“你知道嗎,那天晚上我是第一次,沒想到就撿到了寶,你說上天是不是特別眷顧我?”  他漫不經心地在我額頭上吻了一下,說:“其實那天晚上我也是第一次,你信不信?”我明白,他不相信我的話,就如同我不相信他一樣。  不久,徐堅到上海出差,和他同行的是一位漂亮的女同事。當時公司剛剛接了一筆大業務,我正在做策劃書,老總已經明示,如果這份策劃書做得好的話,提職加薪不成問題,可是我什麼也顧不得了,一想到徐堅可能在上海發生一夜情,我就坐立不安,心急如焚,丟下手裡的工作就往機場趕。  我的從天而降讓徐堅很高興,當然也很意外。我說:“老公,你高興嗎?”他說:“高興,高興,你能來陪我真是讓我太高興了。”其實他和我都一樣心知肚明,我為什麼會到上海去。有巢氏房屋  徐堅的工作性質決定他常常出差在外,有一次他試探地說當他出差的時候,就讓他的母親來照顧我。我一沒有生病,二沒有懷孕,所謂照顧,還不就是監視!我說不必了,我會照顧好自己的。徐堅乾笑著,不再重複他的建議,畢竟言外之意太明顯。  徐堅出差,從來不告訴我準確的歸期。每次他信誓旦旦地說某日歸來,但他一般都會出其不意地提前歸來,如是幾次三番後,我惱羞成怒,和他大吵了一架,我問他到底什麼意思。他說他沒有什麼意思,絕對不是像我想像的那樣。這種蹩腳的狡辯自然讓我無法相信,最後,徐堅道了歉。我流著淚告訴他,既然愛我,就要信任我,我真的不是一個隨便的女人,那個夜晚,是我唯一的一次瘋狂。  這次爭吵,把我們的心病擺到了檯面上。我們拉著手,流著淚發誓要信任對方。但誓言又算得了什麼,每次徐堅晚歸,我都會提心吊膽,而我和某個好房網男人走得近了些,徐堅的眼神就會充滿懷疑。  一夜情後遺症摧毀了我們的婚姻  “一夜情”成就了我和徐堅的婚姻,但“一夜情”也成了我們婚姻的致命傷,理智上,我們都知道要信任對方,可是情感上,我們都做不到信任對方。  我始終覺得,一個喜歡“一夜情”的男人,無論從生理還是道德方面都不會排斥“一夜情”,縱然結了婚,“一夜情”的刺激仍然會讓他心癢難耐。我只要一想到徐堅隨時都有染指“一夜情”的可能,就心痛得要命,就對婚姻感到悲觀。想來,徐堅也和我一樣吧。在他的眼中,我也是個喜歡一夜情,喜歡刺激的女人,否則,又怎麼會有我們的相識相愛,又怎麼會有我們的婚姻呢?  不過兩年的婚姻,我和徐堅已經身心俱疲。終於有一天,我們不約而同地說出了分手。我們因“一夜情“締結的婚姻啊,就好像沙灘上壘起的大廈,一不小心就碎成一地沙礫,澎湖民宿甚至不需要外力。
創作者介紹

明園

fwcwispzxh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